永不折翅的“帕米尔雄鹰”-拉齐尼·巴依卡

来源:中国推介网-国家外宣平台

中国推介网消息:

拉齐尼•巴依卡,男,塔吉克族,1979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初中学历,新疆喀什人,红其拉甫边防连义务巡逻向导。他家祖孙三代60多年从事边防义务巡逻向导工作,足迹踏遍了帕米尔高原边防线上的每一块界碑、每一条河流、每一道山沟。无数次与恶劣的天气环境作斗争,面对暴风雪、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用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战胜一切困难,带领巡逻队伍脱离险境。荣获“自治区级劳动模范”“自治区道德模范”“自治区级爱国拥军模范”“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全国爱国拥军模范”“优秀护边员”等称号,荣获“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

70年来,拉齐尼•巴依卡一家祖孙三代的足迹踏遍了帕米尔高原边防线的每一块界碑、每一道山沟、每一条河流,成为了一个个不穿军装的边防军人,他们默默无闻、甘于奉献,始终为祖国的边防安全进行义务巡逻,用他们自己的一句话说:“边防部队的官兵日夜巡逻边境线,使祖国的边关得以安宁,牧民得以安居乐业,我为他们带路,只是做了一个塔吉克族边民应该做的事情。2004年1月,拉齐尼开始义务为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当巡逻向导,被边防官兵和当地牧民称赞为在云端上守边护边的“帕米尔雄鹰”。

接过戍边的“接力棒”

位于帕米尔高原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是我国唯一的塔吉克族自治县,这里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以及克什米尔地区接壤,边境线长888公里,也是我国唯一一个与陆地三国接壤的边境县,距离首府乌鲁木齐市有1700多公里。在雄伟的帕米尔高原上,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塔吉克语意为“血染的通道”。红其拉甫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一半,风力常年在七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40多摄氏度,被称为“死亡之谷”。1949年12月,红其拉甫边防连正式成立的时候,拉齐尼的祖父凯迪拜克就成为边防官兵的义务向导。1972年8月,凯迪拜克老得再也走不动了,就把义务向导的“接力棒”交给了20岁的儿子巴亚克。在此后的近40年里,巴亚克常年与边防官兵巡逻在帕米尔高原至喀喇昆仑山脉、中巴边境的冰峰雪岭之中。2009年5月,被高原风霜雨雪摧垮了身体的巴亚克无法再从事向导工作。 2004年9月,拉齐尼从荣获“全国双拥模范先进个人”称号、当了33年向导的父亲巴亚克手中,接过了戍边的“接力棒”。

边防战士的“保护神”

巡逻路上,拉齐尼总是走在最前面探路,和父亲一样,他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多次帮边防官兵化险为夷。拉齐尼第一次单独带着巡逻分队参加吾甫浪沟巡逻的时候。在巡逻第一天,队伍遭到暴风雪袭击,夜里只好在离铁干里克不远的一块山谷地停下歇息。看到官兵冷得直打哆嗦,拉齐尼就用父亲巴亚克教过他的方法用牦牛身体来取暖。他把15头牦牛都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堵厚厚的墙壁,官兵仅靠着牦牛身子,既能挡风雪,又能取暖,让官兵们顺利度过了一夜。巡逻第二天,队伍到达铁干里克停下了,“由于山体滑坡,去年父亲做的标记已经没有了”。“这里都是七八十度的陡坡,我们怎么过呀!”上等兵普合毛回应。“再难再艰险我都会带你们度过难关,放心吧!”拉齐尼说。山上不停地有碎石块滑落,说完拉齐尼就起身前往悬崖峭壁上探路。突然,一块碎石片砸在了拉齐尼额头,鲜血直流,官兵们几次劝他返回,拉齐尼都会说:“这是任务”。拉齐尼强忍剧痛,为官兵探路。历经2个小时,拉齐尼终于找到一条比较安全的石壁路,才让官兵们顺利通过。

甘于奉献的“向导员”

连队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祖孙三代护边员却始终坚守帕米尔高原,坚守红其拉甫。 拉齐尼2003年从部队复员后回家放牧,2004年入党,如今他和媳妇、8岁的女儿还有6岁的儿子住在山上牧区。从2004年至今,拉齐尼给边防巡逻战士做向导已经是第15个年头了。拉齐尼已经从父亲巴亚克手里学到了独自带领官兵巡逻的本领,连队每次组织巡逻他都会提前到达连队,与连队官兵一同完成巡逻任务。拉齐尼脸上最显著的特点是,他白色的额头与黑脸膛形成的强烈对比。多年巡逻下来,拉齐尼家的10头牦牛先后累死在巡逻路上,9头牦牛摔伤失去了劳动能力,但他家不要一点报酬。拉齐尼说:“现正在训练家里的4头小公牦牛,现在他家跟着部队巡逻的牦牛只剩一头,三年后这些牦牛训练好了,家里就有5头牦牛能参加巡边了”。每天,无论刮风下雪,天气有多寒冷,拉齐尼总要把自己家的牦牛牵出来练练手,为官兵使用打基础,他还会经常讨教父亲巡逻路上会遇到什么困难,应该怎样避免。正是这种“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军民鱼水深情,在祖国的西部边陲筑起了坚不可摧的钢铁屏障!

2021年1月4日,他为了救助一名落水儿童,不幸牺牲,年仅41岁,3月中宣部追授拉齐尼·巴依卡“时代楷模”称号。

编审:王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