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教父”拉格斐:他既是傀儡,又是傀儡师

中国推介网消息引援:

时尚教父卡尔·拉格斐,一直以低马尾、黑墨镜、白衬衣、黑西装的形象示人。他是香奈儿、芬迪及其自有品牌的多产创造者。不过,他的光环远远超出T台,近乎传奇,他只身一人,代表了整个时尚史。


《卡尔·拉格斐传》,[法]洛朗·阿朗-卡龙著,叶蔚林译,博集天卷丨湖南文艺出版社,2020年1月。

时尚教父卡尔·拉格斐,一直以低马尾、黑墨镜、白衬衣、黑西装的形象示人。他是香奈儿、芬迪及其自有品牌的多产创造者。不过,他的光环远远超出T台,近乎传奇,他只身一人,代表了整个时尚史。

《卡尔·拉格斐传》的作者洛朗·阿朗-卡龙是一位记者、纪录片导演、作家,他曾为拉格斐拍摄过纪录片《真实与显影》。拉格斐的生活与外表一样,令人着迷,引发无数人的好奇。不过,他本人的真实面貌,一直掩盖在无数面具之下。在这本传记中,卡尔的复杂形象呼之欲出。

路人可能想象不到,卡尔在名利场上的肤浅形象背后,是一位有着真才实学的智者。从童年起,卡尔便渴望成为大人物。他自小爱书如命,阅读是“病入膏肓的执念”。他会同时读二十来本书,他在世界各地有多少个家,就有多少间私人图书馆。他有三十万本画册、影集,三种语言的小说和哲学著作,但只有少数书籍会一直保留在身边。

“卡尔·拉格斐这个人,与其说他是高级定制大师,不如说他是高级文化大师。”热爱书籍的女性观察者达妮埃尔·希利安-萨巴捷的点评很犀利。

卡尔不是那种静候命运安排的人,他属于先行一步的类型。他出生于德国,来到法国后,一开始引人瞩目的不是他的才华,而是他的个性。他出手阔绰,像花花公子一样讲究衣着。有人这么评价他,“这个小伙子随时都在构建自我,这很容易让人觉察。他当时做的就是构建自我,建立人设。”他希望迷倒众生。

卡尔·拉格斐不想当一个埋头苦干的设计师,从早到晚被布料和别针淹没。他首先是一名被灵感驱动的知识精英,一位思维方式多变的博学之士。多样的创意是他的动力,然后形成理念,为创意注入生命,他无法抑制这种渴望。至于衣着本身,还不足以让他产生有所必为的迫切感。

不同于另一位时尚天才伊夫·圣罗兰,在短时间内自创品牌而声名鹊起,卡尔·拉格斐更像是奢侈品牌的“雇佣兵”,时间才是他最好的盟友。在20世纪80年代初,卡尔与蔻依、芬迪等全球各大品牌合作,都大获成功,表现抢眼。他是闻名遐迩的工作狂,睡觉很少,五点不到就起床,不停地画。他坐飞机,降落在米兰,几小时后重新起飞。在飞行途中,他便能敲定整个时装系列,并设计一些新裙子。

卡尔这种雇佣兵一般的工作模式,使他得以在不同品牌、不同创意之间游刃有余,不会张冠李戴,创造力也丝毫不显疲软。除了秒出创意,卡尔的好口碑还在于,他不会为了一己之私,像吸血鬼一样榨干那些品牌的价值。不论是香奈儿,还是蔻依,卡尔总是尊重不同品牌的历史、个性和规范,在此基础上为它们添上现代的亮光。

卡尔很有一套为时尚品牌赋能的方法,他先感受时代,再将时代元素与品牌个性大胆融合,有了打磨第一个系列时摸索出的方法奠基,销量才能飞速攀升,进而开拓出一条影响力巨大的成功之路。

在卡尔看来,成功的灵感源于文学,他还有条格言永远挂在嘴边。“在探索如何让香奈儿的风格与时俱进时,我想起了歌德的话:利用过去的元素创造最美好的未来。”

卡尔同样是自己的设计师。他本人,既是傀儡,又是傀儡设计师。每天早晨,他盘桓于自己纯白的卧室、浴室和更衣室之间,花上数小时装扮自己的“傀儡”:乳霜、干性洗发喷雾、低马尾、墨镜、高领白衬衫、收腰西装外套、多枚戒指和胸针、镜子——通过这样一套消磨时间的固定仪式,他日复一日筑起盔甲,锁住内心情绪,重新打起精神直面残酷的世界。

他需要绝对掌控一套全新的操作模式,或许也是最激进的模式。当他感到自己身体状况不佳,体形太胖时,他立刻开始执行五线谱一样严密的饮食规则,让自己的外形与巴黎时装设计大师的灵魂恢复一致。“他对食物毫无兴趣。其实,卡尔本就不是一个贪恋美食的人。他的一切,不管是态度,还是个性,都表明他对生活小事漠不关心。”他身边的人这样评价。

或许,卡尔传奇背后的诀窍在于控制:只活在当下,从不回顾过往。这样很难保持平衡,但恰是这种不稳定让卡尔·拉格斐得以集现代与经典于一身,超越时间,从而经久不衰。

编审:王占武

扫一扫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