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纪兰因病逝世,她曾连任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发布时间2020-06-28 14:18:49 | 来源:中国推介网-国家外宣平台

中国推介网消息:

6月28日记者从山西省平顺县新闻办获悉,申纪兰因病逝世,享年91岁。

申纪兰的生前好友、山西大寨村党总支书记郭凤莲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郭凤莲说,我一个星期前才去看望了申大姐,当时她已病的很重,但已没办法医治。她安安静静地走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大姐,我也很悲痛

 

推动“男女同工同酬”

申纪兰出生于1929年12月,山西平顺人。1953年,《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的文章,讲述了当年,申纪兰在平顺县西沟村推动男女同工同酬的故事。

1951年,西沟村成立了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21岁的申纪兰当选为副社长,发动妇女参加生产劳动,但遇到了一个难题:干同样的活儿,女社员得到的工分比男社员少。

申纪兰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曾回忆,“那时候男女不平等,在农社里干活挣工分,两个妇女还不顶一个男人。这样不行啊,妇女也要好好干”,申纪兰提议,男社员干什么,女社员也干什么,妇女们和男社员开展劳动竞赛,比撒肥、比间苗、比锄苗,经过多次争取,女社员终于能够干一样的活儿得一样的工分,西沟村在全国率先实现了男女同工同酬。

申纪兰当时没有意识到,西沟村妇女取得的这场“胜利”,在新中国农村发展史上有着划时代的意义。由于提倡“男女同工同酬”的巨大影响力,1954年,25岁的申纪兰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出席了1954年9月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这次大会上,男女同工同酬正式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当人大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代表人民说话,代表人民办事”

申纪兰一直珍藏着一张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西代表团的四位女代表的合影,照片从左到右,分别是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歌唱家郭兰英、代表李辉,最右边是申纪兰。

“第一次来开会是坐着毛驴出发的”,她曾对新京报记者说,“从平顺县西沟村走一段到长治,倒一段汽车,再走一段到太原,再倒车,要倒四五次车。原来出县没有路,只有羊肠小道,差点四天还到不了北京呢”;“第一次开的人代会,在中南海的礼堂里。投票是把纸发到手里头,那时我真正的感觉是人民当家作主了!”

1954年开始,申纪兰连任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从当年辫子上扎着蝴蝶结的青年,到皱纹爬满额头的九旬老人,她见证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诞生与成长,因此被称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常青树”“活化石”。

“我是个农民代表,每天生活在农村,知道农民想甚、盼甚”,申纪兰说,“人民代表大会让人民有了说话的权利。当人大代表,就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代表人民说话,代表人民办事”。

66年代表生涯,她提出的建议和议案涵盖“三农”、教育、交通、水利建设等各领域,有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也有涉及群众利益的小事,山区交通建设、耕地保护、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干部选举、贫困地区旅游开发等,不断得到采纳。有网友总结说,引黄入晋、太旧高速、山西老工业基地改造、长治到北京的列车、赤壁电站、青苗公路、长平高速等等,都是在申纪兰和其他人大代表的提议下实现的。

就在今年5月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她建议将农村水电自供区尽快并入国家电网,对自供区的农网进行升级改造,满足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和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要求。

 
 
 
“不是西沟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西沟”

1973年3月,中共山西省委决定,任命申纪兰为山西省妇联主任。从1973年到1983年,申纪兰当了10年省妇联主任。

担任省妇联主任之后,申纪兰向组织提出了“六不”约定——不转户口,不定级别,不领工资,不要住房,不调动工作关系,不脱离农村。所以当了10年厅级干部后,她仍每月只领取50元的补贴,没给自己和子女办过任何私事。

1984年冬天,从省妇联主任卸任后,申纪兰回到了西沟村,开始为西沟“找项目”,带着几名村干部一路南下考察,之后办起了平顺县第一个村办企业。村民们回忆,改革开放40年,西沟村的变化翻天覆地,两万亩荒山披上绿装,干石山变成了“花果山”,乱石滩变成了“米粮川”,关停村办污染企业建起香菇大棚,引进光伏发电和服饰床品,发展红色乡村休闲旅游……这些都是申纪兰带领乡亲们干起来的。

让村民们印象更为深刻的是,申纪兰虽然担任一些村办企业的董事长,企业的一些产品也打着申纪兰的商标,但是申纪兰既无股份,也不领工资,没从村办企业中拿一分钱。

申纪兰说,“不是西沟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西沟,离不开劳动。我的根在农村,我只是一名农民”。

自我定位为妇女代表、农民代表的申纪兰,曾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改革先锋”等称号。2018年12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申纪兰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2019年9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申纪兰“共和国勋章”。

申纪兰是从电视上得知被授予“共和国勋章”的,“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我自己做得太少了,我自己非常感动,也很激动”,她说,“我虽然年龄大了,但还能做一些事情,党需要我,我就要一直干下去,听党话、跟党走,是我一辈子的承诺。”

编审:王占武